Database error: Invalid SQL: select count(id) from pwn_comment where catid='1' and rid='466'
MySQL Error: 1146 (Table 'a0820235436.pwn_comment' doesn't exist)
#0 dbbase_sql->halt(Invalid SQL: select count(id) from pwn_comment where catid='1' and rid='466') called at [E:\ysweb\kfyst\web\includes\db.inc.php:65] #1 dbbase_sql->query(select count(id) from {P}_comment where catid='1' and rid='466') called at [E:\ysweb\kfyst\web\news\module\NewsContent.php:170] #2 NewsContent() called at [E:\ysweb\kfyst\web\includes\common.inc.php:524] #3 PrintPage() called at [E:\ysweb\kfyst\web\news\html\index.php:15] Database error: Invalid SQL: select sum(pj1) from pwn_comment where catid='1' and rid='466'
MySQL Error: 1146 (Table 'a0820235436.pwn_comment' doesn't exist)
#0 dbbase_sql->halt(Invalid SQL: select sum(pj1) from pwn_comment where catid='1' and rid='466') called at [E:\ysweb\kfyst\web\includes\db.inc.php:65] #1 dbbase_sql->query(select sum(pj1) from {P}_comment where catid='1' and rid='466') called at [E:\ysweb\kfyst\web\news\module\NewsContent.php:176] #2 NewsContent() called at [E:\ysweb\kfyst\web\includes\common.inc.php:524] #3 PrintPage() called at [E:\ysweb\kfyst\web\news\html\index.php:15] 边防警察报:福建边防总队三期士官朱明海的救援日记摘抄-专业颈椎病、腰酸背痛等针灸推拿、拔罐刮痧、心理咨询、营养咨询及食疗养生--康福养生堂
图片
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登录密码:
验 证 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图片
当前位置
栏目导航
新闻搜索
文章正文
边防警察报:福建边防总队三期士官朱明海的救援日记摘抄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2-03-15 21:24:49    文字:【】【】【
《边防警察报》5月31日第八版 鏈接:www.bfpolice.com/ShowNews.asp
只有加倍工作才能对得起灾区人民
——
福建边防总队三期士官朱明海的救援日记摘抄

每次突击任务朱明海都冲在前面(图)
朱明海(右一)和队友为灾区孩子开展心理危机干预。(图)
  朱明海,福建边防总队三期士官。自514日随医疗队执行救援任务以来,他坚持战斗在抗震救灾第一线,为挽救每一名被困群众,为保障受灾群众妥善安置,鞠躬尽瘁,竭尽心力。
  我能为灾区做的实在太少了。伤员需要救治、灾民需要安置、孤儿需要抚养……我们为灾区奉献什么都不过分!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感受。在他每天简短的日记上,记录了这名平凡士官抗震救灾的汗水与希望……
516日:我哭了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然而,在救灾过程中,我却无数次哭了,为灾区人民的惨痛损失,为废墟下不屈的生命尊严,为灾难面前人性的伟大,为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的不离不弃。
  由于震中地区汶川县三江镇的道路全毁,交通、通讯完全中断,三江镇已经连续多日与外界失去联系。516日上午,根据抗震指挥部命令,福建边防总队抗震救灾医疗队与其他救援部队开始挺进三江。
  由于前往三江的道路彻底阻断,只能徒步翻越海拔1600多米高的数座高山。带队总指挥总队司令部王冰参谋长决定先成立一个20人的先遣队在前面探路,其余队员后续跟上。我赶紧向参谋长自告奋勇报名参加先遣队,得到了批准。简短动员后,我们每人背着五六十斤背包(包括药品、食物等)开始进山。
  刚开始,我们跟着其他先行部队的脚印走。为了快一点赶到灾区,我们的先遣队决定另外开辟一条小道。这是一次充满危险的尝试,因为没有路,队员们只能在陡峭的山崖、狰狞的塌方和刺人的荆棘中出一条崎岖小路来。沿途,我们还在路上和交叉路口做各种标志,甚至把自己臂上的《福建边防》袖标挂在树上给后续的队伍作路标。
  在大汗淋漓中,我们攀过陡峭的山崖、踩着泥泞的山路、小心翼翼地走过摇摇欲坠的独木桥。尽管这里山清水秀、风景怡人,但我们无心观赏,只想着如何缩短路程,尽快到达目的地。负重的我们,喘气如牛,口中冒烟,但我们不敢大口喝水,因为我们的供水每人每天只有两瓶!
  在走一段下坡的路时,我原以来会轻松一点,忽然一阵余震传来,大腿抽筋的我一脚踏空,差点滚下山崖,幸亏眼疾手快抓住一根树枝。同行的战友吓了一大跳,赶紧叫我停下来休息,原地等后边的部队。但作为先遣队员,我怎能半途而废?
  下午6点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三江。边防救援队来救我们了!远远望见我们,无数的灾民流着眼泪从四面八方跑过来,欢呼雀跃。 
517日:意外负伤
  今天原本是我参加国家高级营养师统一考试的时间,为此我已经做了近一年准备。很遗憾,此刻我不能坐在考场,只能战斗在救灾现场。考试可以重来,但灾区无数伤者的生命却只有这一次。
  早晨530分,我起床背起药箱随总队医院黄平副院长到附近村落巡诊,一个上午共诊治了50多名受伤灾民。到上午10点多,因为三江镇大部分救治任务已经完成,加上药品、食品和饮用水补给出现不足,指挥部决定,除留下一支30人左右的小分队继续在三江开展医疗救助外,我和其他队员全部返回水磨镇接受新任务。
  又经过4个多小时的艰难跋涉,下午2点多,我们终于到达水磨镇。为了接应后面还没跟上的队友,我不顾疲劳,放下背包又折返数公里帮战友背回部分物资。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下午3点多,一件意外发生的事中断了我在灾区的救援工作!
  由于灾区极度缺水,队员们数天来连续在山间奔波跋涉无法洗漱,每个人身上的汗水泥水混在一起,发出一股难闻的馊臭味。为了防止疫病的发生,我按上级命令,到附近寻找干净水源。没想到,在我路过一处工厂的废墟附近时,冷不防被两条正在废墟附近寻找主人的狗冲上来咬伤了大腿。
  这真是一个不幸的玩笑!尽管我不认为那是两条疯狗,它们很可能是因为主人被埋在废墟下而失去理智才咬人的,它们咬我时身上可能没有携带狂犬病菌。因此,对这件事我原本没放在心上,也不想让队友们知道,然而当我拖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地回到营地时,这件小事还是惊动了所有队友和部队首长,他们到处帮我找狂犬病疫苗,然而这个时候的灾区哪里会有这种药?
  更令人感动的事发生了。正在前线指挥抗震救灾的公安部边防管理局后勤部部长吴建森少将得知这件事后,为了防止我受到感染,特意叫四川边防总队安排了一辆汽车将我送回成都注射狂犬疫苗。当我被送上汽车时,我被一位将军对士兵的如此关怀而感动得再一次热泪长流。
521日:加倍努力
  我被送回成都,四川边防总队的战友们十分热情,连夜帮我联系各大医院并找到了狂犬疫苗。在成都已经呆了两三天了,经过我努力争取,我终于在521日傍晚到了紫坪铺大本营,回到了我的战友们身边。
  我想把前几天没有参加救援工作的损失补回来,身兼多职争分夺秒迅速投入到紧张工作中。上午,虽然被狗咬伤的大腿还隐隐作疼,但我坚持和其他队友一起前往紫坪铺镇岷江村巡诊。在一个帐蓬内,我看到一位瘦骨嶙峋的78岁老人,他的亲人都在这次灾难中离他而去。我进到帐蓬的时候,他正在发呆,双眼无神。我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在他旁边蹲下来,拉住他的手,轻轻叫了一声爷爷。老人看着我,悲痛的眼里有了一丝光亮,娃,有你们在,我一定会好好活着!我感动得快哭出来了。我给这位幸存者的只有一句话,但却让他重新树立了生活的希望,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呢?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更应该加倍努力工作,才能对得起灾区人民对我们的期待。
522日:互助家园
  在前几天的巡诊中,我们看到很多幸存者存在严重的心理危机,我向我所在的第三医疗突击队吴俨俊队长建议组织那些失去亲人和家园的老人、孤儿和学生开展精神互助家园心理辅导,得到采纳。上午,我和队友们找到23名失去孩子的父母、失去父母的孩子以及失去亲人的孤老,组织他们成立了三个完整的新的大家庭,让孤老有了亲人,让孤儿有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让他们在精神上有了相互依托,在生活中同舟共济,共渡难关。下午,我充分发挥自己的按摩技术,分别成功帮助一名被围墙砸成腰椎错位和一名跳楼导致双足踝关节错位的伤者顺利复位。看到自己能为灾区人民减少一点痛苦,我感到由衷的宽慰!
523日:孩子的城堡
  今天,医疗队安排我和另外一名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资质的战友到铁军学校开展青少年儿童灾后团体心理危机干预。铁军学校74名学生都是这次大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幸存者,他们年龄都在5-10岁之间,绝大多数在学龄初期。针对这个特点,我们组织孩子们进行了心有千千结、信任的拐杖等心理游戏和画画活动,努力释放他们心中的悲痛。我看到一名6岁的孩子,画了一个坚固的城堡和许多铁甲卫士,看得出,这些幼小的孩子现在需要的是安全感和心理依靠,他们渴盼有一个坚固的家园,他们感谢营救他们的解放军、武警铁军战士!尽管我们现在能为这些孩子们做的还十分有限,但令人高兴的是,随着抗震救灾和重建家园工作的深入开展,随着全国各地心理学专家纷纷来到灾区,相信孩子们很快就会将心中的城堡建立起来。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4 康福养生堂